求美,也要多推幾扇門

求美,也要多推幾扇門

大陸新聞
Typography

  西安市碑林法院一場公開審理的官司引發了愛美人士們的關注,由於被所謂“美容師”注射玻尿酸美容針,西安化名麗麗的劉女士不僅左眼永久失明了,而且跟快要結婚的男朋友也分手了。

  “我現在沒了工作,一輩子也看不見了……”在3月8日的庭審上,原本只想去做個“微整形”,填平額頭去美國見男朋友的劉女士哽咽著,奉勸女性朋友吸取教訓,一定要選擇正規的整形外科、醫美診所

微整形不是簡單的皮下注射

  科技日報記者在采訪中發現,最近幾年諸如“一針玻尿酸導致失明”的新聞和話題一直就沒斷過,因注射美容導致併發症的例子並不鮮見。有數據顯示,2011年至2015年間,廣東省第二人民醫院整形中心共接診了300多個併發症患者,其中有5例失明、2例偏癱。這些患者90%是因為注射玻尿酸導致併發症。

  微整形雖然不動刀,但仍屬醫療行業範疇之內,同樣存在醫療風險。北京醫院整形外科副主任趙紅藝教授表示,在外行看起來,微整形無非是往臉部打針注射而已,但其實需要操作者熟悉人體神經學、解剖學等多門醫療學科,絕不是簡單的皮下注射。一旦發生意外,就會產生不可逆的損傷。比如肉毒素注射劑屬於毒性藥品,操作不當可能會導致嚴重的過敏,或者注射到血管裏可能會造成全身的肌肉麻痹,甚至會引起呼吸衰竭等嚴重的併發症;而不規範注射玻尿酸可能會造成血管栓塞,甚至出現失明。

  “尤其是使用的注射產品要有保障,進貨渠道要正規、注射位置、劑量要準確,否則會給求美者造成傷害。”趙紅藝強調,注射違規產品,更可能出現全身系統副反應,甚至可能因此喪命。

  據了解,目前國家食藥監局批准使用的美容整形注射材料只有:肉毒素、玻尿酸和膠原蛋白。而每一種材料中,獲得國家正式批文的進口藥品品牌屈指可數。   

“求美”之路要擦亮雙眼

  從明星開始的“整容”到老百姓“求美”之路,短短數年中國已經成為“整形大國”。

  數據表明,目前中國約有1萬多家醫療美容機構,從業人員超過3000萬。來自國家工商聯統計數字更是指出,我國整形美容業以每年20%的發展速度遞增。盡管整形美容業前景一片輝煌,但是現實卻不容樂觀。據中國消費者協會的統計顯示,此前十年左右的時間裏,我國平均每年因為整形美容導致毀容毀形的投訴多達近2萬起,有業內人士稱10年間已經有20萬張臉被“三非整形”(即非法醫療機構、非從事醫療美容的專業醫師、非法的藥品)毀掉。只有一線整形外科醫生,最了解非法注射美容有多泛濫。每天面對流著眼淚懊悔不已的受害者,趙紅藝深感無奈。

  “最近幾年,非法注射美容受害者越來越多,這不僅給受害者自身帶來痛苦,對於整個社會來說,為受害者提供修複和治療,也耗費了大量寶貴的醫療資源。”面對目前的美容市場亂象,中國醫學科學院整形外科醫院東院區院長曹誼林很痛心:“注射美容最常見的併發症是感染,現在真正擁有合法資質和專業醫生的醫療機構甚至成為了專門接納失敗修複的‘專業戶’。

  中華醫學會整形外科分會副主委、北京醫學會整形外科分會主委、北京協和醫院整形外科主任王曉軍一針見血地指出,注射美容的安全問題,已經成為行業醫療的巨大隱患,其主要原因是“三非整形”監管困難。她呼籲,醫療機構、生產企業、監管部門、媒體和求美者個人各方應聯手行動,通過加強教育、培訓及監管等舉措,讓假冒偽劣藥品和違法執業者喪失生存的土壤。

整形醫生拿資質需七到九年

  按規定“只有正規衛校畢業且具備執業醫師資格證和醫師資格證的專業醫師才有資格為顧客進行整形美容治療”,然而,目前在中國十幾萬名從事整形工作的醫師中,具備整形美容資質的僅有1萬名左右,其他全屬於無資質、非法從業人員。

  有廣告號稱7天培訓出“資深整形師”。趙紅藝表示“絕對是無稽之談”,因為“整形醫生不能速成,無資質從業屬非法行醫。”趙紅藝解釋說,在國內只有正規的醫學院校才可以培養醫療美容醫生,一般的機構沒有資格。“而正規整形醫院開展的培訓班,最根本的一條,就是所有的培訓對象必須具有醫師資格,最低職稱是主治醫生。”

  根據《醫療美容服務管理辦法規定》,負責實施醫療美容項目的主診醫生必須具有醫生職業資格,有6年以上從事美容外科或整形外科等相關專業臨床工作經曆。對此,趙紅藝深有感觸,一個合格的醫生,要經過五年大學培養,經過一到兩年臨床科室的輪轉,對整體醫學有一個大概的了解和經驗,然後考取執業醫師資格證。再進入醫療美容行業至少經過一到兩年的時間,才可以獨立操作美容項目。“也就是說,一個零基礎學生,前後要經過7―9年的學習、實踐,才能有成為專業醫生的資格。”

監管有真空 “非法整形”大多未受重罰 

  按照規定,凡運用藥物、手術和醫療器械等醫療手段,對人體進行侵入性治療,從而達到對機體形態、皮膚等進行重塑和修複等美容性治療目的的,均屬醫療美容項目,須在衛生部門批準的正規醫療機構進行。然而,由於目前非法整形處於民不舉官不究的狀態,違法者大多未受到重罰。

  “在整個整形美容市場魚目混雜的狀況下,消費者提升自身維權意識尤為重要。”北京天浩律師事務所葛易暉律師表示,一旦遭遇非法美容材料侵害,或是被無資質的美容院、工作室等所欺騙,消費者應及時向公安機關報案,同時向衛生行政部門舉報。

  但是,要想維權卻沒有那麼容易。因非法注射美容頻出問題,業內人士也曾多次發問:出了問題,食藥監、衛生、工商、公安誰來負責?面對迅速膨脹的微整形市場誰來審批?誰來鑒定真偽?“目前這一領域的確很尷尬,”曾有市場監管人士坦言:出現非法微整形的原因非常複雜,整形市場龐大,監管不到位,國家對進口藥品管理滯後,多因一果。工商只能管理它正常運營這部分,超出這個範圍涉及到醫療美容這個範圍的,工商沒辦法界定。

  而衛生部門只能依照《醫療美容服務管理辦法》和《美容醫療機構、醫療美容科(室)基本標準(試行)》對醫療美容機構進行監管。依法取締沒有資質的醫療美容機構,依法處罰未取得或者以非法手段取得醫師資格從事醫療活動的人員。凡此種種造成了監管盲區。“隨著這個行業越來越火熱,行業立法也越來越迫切。”葛易暉表示,從長期看,要防止“無證經營”,關鍵是要做到各部門協調配合。   

愛美者學會區分生活和醫療美容

  “對於目前越來越多的求美者來說,如何選擇靠譜的專業整形機構是很重要的。”王曉軍表示,辨識醫療機構、整形美容機構和識人差不多,首先從外貌到內涵、到法律法規,聽起來很複雜,但也不複雜。

  王曉軍告訴求美者在進行注射美容前可通過三方面判斷:首先看整形機構資質,必須有《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核準登記的診療科目必須是“醫療美容科”,而普通美容院只有《衛生許可證》,沒有從事醫療美容(包括注射美容)的資格;其次看醫生資質,注射醫生必須具備《醫師資格證》《執業醫師證》和《醫療美容主診醫生執業資格證》三證;同時還要看注射美容產品,所有的注射產品都有固定的條形碼,以及防偽標示或防偽電話,消費者可據此查詢。

  讓“大師”打一針容易,取出來就難了。“注射進人體的東西,會通過人體皮下組織等潛在的間隙遊走,是沒辦法完全取幹淨的。如果是非法藥品,後果更加不堪設想。”因此,王曉軍再三提醒求美者,一定要多方打聽,不要只推開一扇門,要多推開幾扇門,看看你要找的是不是正規醫生,你要去的是不是正經八百的機構。“一定要區分開生活美容和醫療美容的區別,避免不必要的損失。”(本文轉自https://goo.gl/fuIqXu